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感情中的前任的替代品(你爱的人有没有过前任的影子)
感情中的前任的替代品(你爱的人有没有过前任的影子)

讲个故事。

当我在学校的时候,我的朋友小白喜欢隔壁班的一个男孩。像所有的青春小说一样,他又高又瘦又白,有一种清新的少年气息。

她每节课都拿起开水,隔几秒钟就紧张地在窗边看一遍;每次成绩公布,我都是拖着脚步在整面墙上找他的名字,因为排名的波动生出一百种猜测。

然而,故事的走向并不像小说的大团圆结局。即使小白已经理解了他的日常作息,整天跟我模仿他的口头禅,甚至连他最喜欢的明星的比赛时间都很清楚,但他们仍然没有从擦肩而过变成朋友。

即使再热烈,这场年少的暗恋,最后仍然无疾而终。

几年后,我和小白逐渐失去了联系。有一次在另一个城市见面,就在附近聊她男朋友,于是约好一起见她。

结果男生一走进门,我有些恍惚,他的外貌、说话的方式、甚至一些小动作,都跟之前学生时代那个男生如出一辙。

我心不在焉,想着过去。说再见的时候,我还是忍不住偷偷问她,你觉得他和当时隔壁班的男生很像吗?

她笑着说,是,但我从来没有把他当成当年那个男生。

说到这里,似乎我们总是被彼此相似的人所吸引。这是一种习惯,而不是怀旧。

想起另一个朋友,翻看之前的照片时,偶然发现自己和男朋友的前女友长得有些相似,顿时被点燃。我哭着说要分手,说我根本就是个“替代品”。

我想很多人是有一点感情洁癖的,害怕自己不是独一无二的那一个,更害怕自己是别人的替代。

有句话说,“从现在开始,我喜欢的人都和你一样。”也许本意是形容长久的爱情,但以思念一个人的名义,把自己的感情寄托在下一个人身上,是不公平的。

这就不难理解像朋友一样的不安了,总觉得自己是蚊帐上的蚊子血,而跟自己相似的那个旧人则是胸口擦之不去的朱砂痣。

《欢乐颂》里有一个情节,关关得知谢童前女友自杀后,也崩溃了,觉得自己是替代者,弥补谢童的感情空缺,想和谢童分手。她之前一直在意的是,想要追自己的人是因为她天真无邪,工作稳定,善良聪明,看起来“适合结婚”,但她从来没有在这些“标准”下了解过自己的真实灵魂。

多希望爱能变得纯粹一些,跟条件无关,跟过往无关,“我爱你,仅仅因为你是你”。

幸运的是,我朋友的男朋友从来没有把她当成另一个人。

后来矛盾被化解,她说,他用行动让我感受到,他爱的是我独立的人格,我们无可替代的相处模式,绝不是因为相似的那张脸。

被同一种类型的人吸引,或许是一种不可抵抗的本能。

就像习惯了一样的妆容,喜欢相似的明星,甚至交朋友都有共同点.无论是和身边的人相处,还是和不同的人相处,我们所寻找的只是一种让自己更舒服的方式。

被问到“你的择偶标准是什么”的时候,很少有人说出具体的一二三条,或者是提前在心里拟定一个标准,却在遇到那个人的时候全都抛之脑后。

事实上,没有既定的标准。抛开所谓可量化的标准,爱情总是被一种神秘的感觉支撑着。即使分泌了几秒钟的多巴胺,你还是想不出是什么让你心跳加速。

因此,当你发现自己很容易被某些类型的人吸引时,你应该感到特别开心。因为与其漫无目的地寻找目标,不如先了解自己。

就像在知乎上看到一条很有道理的回答说,最怕的不是遇不到合适的人,而是在遇到的时候,你不知道那就是合适的人。

.com/origin/pgc-image/612c32a05ce947c59188ee1b146c97ac?from=pc" style="height: auto;">

《春娇与志明》里,张志明说,“我小时侯就很喜欢吃便利店的肉酱意粉。那时候很多人都问我,你为什那么喜欢吃?它真的是有点咸,肉也不多。喜欢,就是喜欢,我喜欢她是因为,我觉得她好,她什么都好。”

余春娇恰好是他喜欢的,便利店肉酱意粉的样子。

但很多人恰巧不是。

于是照着对方喜欢的类型,强迫自己改变,学乐器学做饭,从利落短发留到披肩长发,只为了变成对方喜欢的类型。

可爱情往往不是靠按图索骥就能圆满,别强迫自己变成他喜欢的样子,要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。

我想,比起“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”,更动人的是,“希望有一个你”。

插图 / 网络

首发 / 曲玮玮

海宁市许村镇小建电动自行车商店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浙江省嘉兴市海宁市许村镇胜利村向阳家苑8幢17号